专访IMF研究部副主任吉安·玛丽亚:美国不会陷入衰退,中国经济增长更注重促进消费

吉安也指出,一些经济数据表明中国经济正在企稳,刺激政策的作用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显现,“我们主要参考的是制造业和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数据。”

其二,他指出,人们经常遗忘的一个因素是,全球许多国家都处于非常严重的宏观经济压力之下,“这些因素也在扼杀全球经济活动。”考虑到一些国家面临的问题的严重性,这会对经济总量产生相当大的影响。比如,吉安举例称,“土耳其和阿根廷等国家面临着更传统的宏观经济困难。此外,我们预测,由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以及伴随而来的石油出口受阻,伊朗经济再次出现大幅萎缩。”

而对于中国的刺激政策,吉安称,中国已采取了不同以往的财政刺激措施,更加依赖IMF一直以来建议的旨在促进消费的财政措施。在货币政策方面,他表示,中国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但鉴于金融紧缩才有助于去杠杆以及减少对信贷增长的依赖,中国目前寄希望于财政刺激政策发挥更大作用。

“有些因素可能是临时性的,今年下半年欧元区或将出现一些复苏。”但他坦言,“我们对欧洲的经济数据感到失望,希望欧元区能够扭转局面,但我们对此远不如以前那么乐观。”

前不久,美国3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2007年以来首次倒挂,令市场担忧美国衰退风险。IMF是否也有此担忧呢?吉安表示,事实上,基于中美贸易摩擦日渐缓和的现状,IMF已调升了美国2020年经济增速预期。

中国经济增长更依赖促进消费的财政措施

除了贸易方面的积极因素,他还指出,美国市场整体仍然强劲,收益率曲线虽然倒挂了一段时间,但美股估值仍然非常强劲。“我们意识到由于人口结构和低生产率,发达经济体中长期增长前景并不乐观。”他称,“但从短期来看,美国经济仍然表现良好。”

IMF在4月WEO中,将欧元区2019年和2020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分别比1月时再下调0.3和0.2个百分点至1.3%和1.5%。而1月的预期已比去年10月的预期分别调降了0.6和0.2个百分点。IMF同时大幅调降德国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期至0.8%和1.4%,比1月预期分别下降0.5和0.2个百分点。

报告称,对2019年增长的向下修正反映了美国政府关门和略低于此前预期的财政支出的影响,而对2020年适度的向上修正是因为美国货币政策比此前做出预测时更为宽松。

“综合上述因素,我们还是倾向于上修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期。”吉安称。

对于全球另一大经济体中国,4月WEO将其2019年经济增长上调0.1个百分点至6.3%。

此前,IMF副总裁张涛在年会期间谈到中国经济时也表示,“中国是主要经济体中此次唯一一个被上调经济增速预期的国家。中国将继续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

专访IMF研究部副主任:为何IMF唯独上调今年中国经济增速?

在主要经济体中,IMF下调了美国2019年的经济增长预期的同时,将其2020年的增速预期调高0.1个百分点至1.9%。IMF同时继续大幅调降欧元区今明两年经济增长预期。在对中国的经济增速预期上,IMF上调中国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至6.3%。

吉安在采访中分析称,IMF对美国经济增速的预测依旧非常乐观,之所以调降美国2019年增速预期是三个因素叠加的结果。

在主要经济体中,4月WEO将美国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进一步调降0.2个百分点至2.3%,但将2020年增长预期上调0.1个百分点至1.9%。

吉安表示,有很多因素在共同起作用。其一,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有害无益。“并不是说贸易摩擦本身导致了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但其显然影响了我们对主要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测。”他称,“同时,贸易摩擦对市场情绪和信心也造成了影响,这从2018年下半年的情况可见一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4月9日发布的最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WEO)中,再次调降了对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期0.2个百分点至3.3%,但维持2020年增长预期在3.6%不变。

2017年,全球经济一度实现同步扩张,然而两年后的今天,各方都在担心经济衰退,为何会出现如此反转?

“这些因素在扼杀全球经济活动”

吉安称,中国经济目前同时面临着数个积极因素。“从积极的方面来说,中国采取了比IMF此前预计的更多的刺激政策,这有助于其短期内的增长。此外,贸易摩擦方面的情况也好于我们去年10月的预测。”他说道。

他认为,其一,与几个月前相比,美国2018年下半年的经济情况比IMF此前预期得更为疲软。其二,此前美国联邦政府部分停摆扰乱了经济活动。第三个则是,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也间接影响了美国经济,因为全球对美国商品的需求也随之减少。

在吉安看来,最后一个因素是欧元区的经济放缓幅度大于预期,特别是德国的经济增长受到新排放标准导致的汽车生产中断等因素影响。

美国经济不会陷入衰退

IMF为何在半年内三度下调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期?又为何调升美国2020年和中国2019年的经济增速预期呢?IMF和世界银行春季年会期间,IMF研究部副主任吉安(Gian Maria Milesi-Ferretti)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贸易摩擦在内的诸多因素导致IMF下调全球经济增速,但他依旧看好中美两大经济体在今明两年的表现。